心理誌 PsychoLife:第54期-2:臨床心理與不孕症的交會 那些不孕的辛酸血淚

作者:info 於 2020-03-24
94
次閱讀
WHO提出預測,在21世紀,不孕症將成為僅次於腫瘤和心血管疾病的第三大類疾病。
        不孕症是指育齡夫婦同居一年以上,有規律性生活且未避孕,而不能使太太妊娠或維持妊娠的生殖系統疾病。世界衛生組織(WHO)在2000年調查顯示,育齡期夫妻的不孕比例在發達國家約在20-25%,發展中國家約2-10%,且隨著晚婚、生活型態改變,不孕人口也逐年攀升,其病因錯綜複雜,除了生理功能障礙或病變外,仍有部分是受不明原因或特殊因素影響。無論何種因素造成的不孕,相較於其他生理疾病,不孕並不會造成生命安全之威脅或身體外觀之損害,若排除生育相關之事,多數人之身體依舊能維持正常生活、工作等,因此不孕症帶來的心理適應問題往往較容易被忽略。
關於不孕症心裡的苦
心理誌 PsychoLife 第54期-2


事實上,不孕症造成的心理適應問題,其嚴重性與癌症、高血壓、心臟病相似。被診斷不孕後會面臨一連串的失落感 ( sense of loss ),如:失去孩子、失去擁有孩子的經驗、無法繁衍後代及擔任父母的角色、不再有健康的形象、年老時缺乏保障等,這在重視擔任父母親(parenthood)或傳宗接代的社會中,是一種對自我完整感(sense of wholeness)的沉重打擊。其心路歷程和失落經驗的人有極相似的發展模式,從驚訝與否認、憤怒、討價還價、沮喪到接受事實或另尋解決之道。除了失落伴隨的憂鬱與悲傷以外,會經歷到各種負面情緒,甚至沉溺於負面情緒中。不孕也會衝擊自我認同感,女性患者常認為自己是「不完整的女人」,有缺陷、無價值的,因此產生常會以封閉和批判式的方式面對痛苦的感受、想法和記憶。
雖然醫療與生殖科技的發展能帶來希望,但耗時、高昂費用、困難決策及未知的過程和結果等,都會對不孕症女性的生心理、婚姻關係和社會交往等方面帶來不利影響,曾有研究將不孕症分成五個階段,覺察期、行動期、投入期、解決期及後續期
1.覺察期:會先尋求中藥調理、民間偏方等方式助孕。
2.行動期:開始經歷第一個失落-診斷,並考慮接受人工授精或試管,此時需先釐清對試管的疑慮或誤解,以及要接受做試管的事實,此外還會擔心試管嬰兒是否健康、孩子是否會被歧視等問題。
3.投入期:此時須面臨一連串的檢查,甚至接受不只一次的手術。在正式進入試管療程後,依照方案不同,所須施打的針劑從幾針到幾百針不等,生育藥物(荷爾蒙、激素)也可能會引起患者的情緒波動、低落、疲勞、神經質、失眠和噁心等症狀,讓患者對治療難以忍受,這也常成為中斷療程的重要因素。
4.解決期:治療失敗後需處理哀傷失落,並重新聚焦生活其他層面。
5.後續期。
心理誌 PsychoLife 第54期-2

取卵後等待胚胎結果移植後等待驗孕這兩個時間點是壓力的最高峰,幸運的人能一次成功,但某部分的人則需反覆面臨多次的療程,這樣的經驗被形容像是坐雲霄飛車,帶來的不是刺激或興奮,而是痛苦的折磨,最可怕的是這條路彷彿看不見盡頭,重複失敗的經驗易形成患者的「習得無助感」,及缺乏對懷孕的控制感,將不孕的因素歸咎於自己,即便仍須持續接受試管醫療,但對結果不敢抱有期待,這不僅折磨也令人絕望。
不孕症的心理困擾男女有別?
心理誌 PsychoLife 第54期-2
不孕症的心理困擾有明顯的性別差異,丈夫多半歸咎於運氣不佳,而太太則認為是種創傷。雙方為配合排卵期導致性生活變得像執行任務,或是治療引起的水腫、敏感和疼痛,容易造成低滿意度的性生活品質。同時夫妻須面臨許多溝通議題,如:不一致的醫療決策、如何面對親友的詢問、夫家的排擠等。即使不孕因素為丈夫,太太會為顧及丈夫尊嚴,寧願自己被外人所誤解。因精子卵子數量性質的差異,太太需承受大量侵入式治療,其生活也會被繁瑣的治療步驟打亂,過去未解決的家庭矛盾容易在這期間浮現,考驗夫妻間的親密關係與溝通協調的能力。
心理誌 PsychoLife 第54期-2
人際方面,不孕症女性會因同輩多有兒女,較難以承受他人的關心與問候,進而減少參與社交活動、迴避有孩子的場合,逐漸產生疏離感。工作方面,會因冗長的治療時間造成許多變數,如:請假、工作效率降低,甚至為專心調理身體備孕而被迫辭職或放棄職涯目標。患者會感到喪失對生活的掌控權,不孕症成為每天的生活焦點,甚至生活方式須為此做出重大調整。
當臨床心理學走進不孕症的心理治療─療傷、安心、面對未來
不孕所導致的壓力也會降低懷孕的機率。臨床心理與諮商專業人員應重視不孕症之心理照護,以衛教宣導壓力與不孕之間的關係,讓患者重視心理健康,並提供放鬆訓練降低患者的身心焦慮,依照療程各階段之需求提供減壓課程,如:夫妻諮商、建立支持團體等,從bio-psycho-social全面地照顧不孕症患者,幫助其適應疾病,提升生活品質,進而提高懷孕成功的機率,或是接受不孕的事實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§作者∕鍾昀蓁
現任:廈門安寶醫院專任心理師
學歷:國立政治大學心理學研究所臨床組畢
經歷:臺大醫院臨床心理中心成人精神科臨床心理師
臺大醫院兒少保護醫療中心臨床心理師
鍾昀蓁臨床心理師
§邀稿、編輯∕李蕙君
現任:臺大醫院雲林分院精神部臨床心理師
學歷:國立政治大學心理學研究所臨床組畢
經歷:長安醫院神經內科臨床心理師
臺中榮民總醫院嘉義分院精神部臨床心理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