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理誌 PsychoLife:第51期冬季號-4: 在即興中,體會自由—心理學與即興劇的相遇

作者:info 於 2019-04-23
300
次閱讀
第51期冬季號-4
作者│王家齊臨床心理師
邀稿│黃敏怡臨床心理師

「真的可以嗎?我覺得這樣做不太好...」
那是一個害怕表達情緒的女孩。
她說話輕輕柔柔的,有著修長的馬尾,略微的暴牙。
其實,身為帶領者的我,不確定她為什麼來即興劇工作坊。
她是一個...我猜想,過年時遠房親戚會稱讚「好乖喔」「好懂事喔」「啊這麼瘦怎麼不多吃一點」的文靜女孩。
打從第一個大吼大叫鬼抓人的遊戲,我想她就嚇到了。
不過這正是我的用意。
即興劇是一種沒有劇本的戲劇形式。一開始是為了訓練演員在台上更自然、更流動、更有機。漸漸地,有人發現了更大的秘密—若是戲如人生,人生能否自由即興?
前面提及的那個女孩,我叫她愛麗絲
來參與即興劇工作坊中的學員,雖有想要成為演員磨練表演的人,但更多的學員,想要改變自己—包括我自己。
我和愛麗絲一樣,一開始來工作坊時,相當害羞緊張。
不一樣的是,當大家看著我時,我會腦袋一片空白,身體無法動彈,神智已完全逃離現場(可以說是創傷反應中的凍結Freeze)。
那時我從不敢想,我這輩子與表演會有任何關聯。
直到我開始遇見即興劇。
在每一個即興劇工作坊,我們從玩遊戲開始,鬆掉身體、聲音與陌生帶來的緊張。然後我們練習即興創作的技巧—聆聽、回應、覺察。有些工作坊有表演的練習,有些工作坊則是把演出當成演練—你可以用最小的代價,嘗試人生中從未嘗試過的角色。
於是我開始愛上了即興劇,這每一個與人相遇、哈哈大笑與共同創作的夜晚。同時,我注意到自己的焦慮與空白,慢慢在一次又一次的練習中,少了些。
「這不就是系統減敏感嗎?」職業病發作的我,忍不住這樣想。同時,更引起我好奇心的是「為什麼,我在這個『治療』中如此快樂與享受?」
這於典型離苦/理苦的心理治療,很不一樣。
於是我開始觀察,參與即興劇的經驗,帶來了什麼改變...
第二天的上午,我們開始「與身體開玩笑」的工作,這是小丑訓練師Alessio的技巧,透過工作身體慣性,尋找內在角色。
這是很累人的工作,在學員們氣喘吁吁地跑啊、跳啊的時候—我看到她的身影輕巧地飛舞在人群中,彷彿是掉進兔子洞的藍色洋裝愛麗絲。
「愛麗絲,笑一個。」我說。
她笑了,露出牙齒。然後我們都笑了,很溫暖的那種。
然後她成了我們班的愛麗絲,在舞台上自由地來去,笑著搞了一堆破壞,讓她(舞台上)的男友爸媽相當驚嚇。
我從快十年的參與/演出經驗,觀察到一些即興劇的療癒元素。雖然說是「療癒」,但我認為不需要把即興劇看成一種心理治療。
比起心理治療的涵容、理解、詮釋,即興劇帶來的是行動、突破、合作,兩者各有所長也需要平衡。
在我目前擔任藝術總監的微笑角即興劇團,我們把即興劇演員需要具備的心法/技巧,歸類為以下三點—並聊聊這些心法/技巧可以涵蓋哪些心理學主題?
1.【笑,是最自然的深呼吸】好心情帶來了矯正性情緒經驗
不只是戲劇,許多藝能課程都是我們在學校時代的惡夢。也許是覺得自己不會(畫、演、唱...),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好,覺得上台會被批判。
於是藝術很可惜地成了我們的恐懼,而非表達自我的媒介。
在即興劇,我們透過放鬆好玩,又有點挑戰性的遊戲,讓這些恐懼有了呼吸。當我們可以歡笑,就能夠無懼—也就有機會面對,甚至是穿越恐懼。
2.【先聆聽,後反應】讓注意力由內而外移動,減緩焦慮/憂鬱
在歐美國家,已有許多即興劇團與心理治療師合作,研究即興劇課程治療焦慮/憂鬱的效果(也有跟認知治療或伴侶治療結合的套裝課程)。
但為什麼參加即興劇能夠減緩焦慮/憂鬱呢?
原因在於,即興劇鼓勵我們【注意夥伴正在做些什麼】【讓夥伴看起來很讚】。這些心法,會幫助學員移動注意力的焦點【由內而外】地移動。
許多心理學研究發現,焦慮/憂鬱情緒會強化我們聚焦自我(注意力向內),進而引發害怕被評價、覺得自己沒有價值等想法。
當即興練習協助我們把聚焦夥伴、轉向觀眾、轉向舞台(注意力向外),這帶來一個好的開始,我們活在當下,而非內在想像。
3.用【再一次!】鬆動羞愧感(Shame)與凍結(Freeze
即興一定會失敗。
每次我在工作坊中這麼說,都會有學員張大眼睛不可置信地說「可是老師我看你們劇團的演出,都沒有看到你們在台上不知所措,或是露出犯錯的樣子啊...」
那是因為即興劇演員,是一個與失敗共舞的職業。
失敗會帶來羞愧感,會讓我們感到壓力而逃避,或是凍結。在工作坊中,我會刻意帶學員玩一些【一定會失敗的遊戲】,並請他們在遊戲失敗時,把雙手舉高,大喊「再一次!」
然後,就再來一次。
沒有檢討,沒有反省,沒有找戰犯...重點是舉高雙手讓我們改變了失敗當下的身體狀態,並在一起喊完「再一次」(作為「看見」的儀式)後,保持行動。
這是許多學員在工作坊中最印象深刻的練習,也是最根本的練習—誠實面對當下的失敗,和夥伴共同看見失敗,然後保持行動與修正的空間。
經歷了工作坊的遊戲、挑戰與演出...愛麗絲開始調皮了。
偶爾,她會記得露出她的牙齒,溫暖地笑著。
她不再問我「這樣做可以嗎?」
她正練習成為自己的愛麗絲。
第51期冬季號-4


§相關聯結與即興劇專業工作坊介紹:
部落格【王家齊 即興導演】http://chiachiwangpsy.blogspot.com
微笑角即興劇團 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Aimprov 
專業工作坊:微笑角即興劇團【助人者的禮物】、【人生實驗室】。
  對於想成為/已成為助人工作者的夥伴,治療工作本身就是一場即興創作,治療師/個案如何專注彼此,共同創作,並找到共識,正是一場即興劇演出的必備元素。因此,即興劇可以成為【助人者的禮物】。
  對於想要在生活中有些改變,體驗新事物的朋友,在即興練習中你有機會嘗試不同的角色,讓自己做出不同的選擇,或是遇見新的夥伴!這是【人生實驗室】成立的初衷。
 歡迎大家走入即興劇的世界!也願大家在即興中體會自由!
§作者│王家齊臨床心理師
現為學校/機構/企業即興劇工作坊帶領者、微笑角即興劇團藝術總監、三語事劇場演員/樂師。

本篇Blogger版面編輯| 辜煒焉 編輯委員
編輯 | 出版發行委員會
聯絡 | 臨床心理師全國聯合會信箱 service@atcp.org.tw